古城之秋,献给古城的一点纪念

发布时间:2020-09-16 阅读:

古城之秋,献给古城的一点纪念

旧时永定门 肖复兴绘

古城之秋,献给古城的一点纪念

海柏胡同秋景 肖复兴绘

【著书者说】

曾经读过《明清北京城垣和城门》。这是一本2003年出版的旧书,作者是北京的画家张先得先生。比起画过北京风俗画的陈师曾、王羽仪等画家,他没有他们那样出名。但是,在这本书里,看到他集中笔墨画的老北京全部城门共九十幅水彩画,是那样的真切而亲切,特别是看到他书后记里的这样一段话:“十三岁辍学到天津当学徒,五年只回北京三次,每当火车经过永定门、东便门、东南角箭楼、崇文门时,虽然只是一闪而过,但总觉得心里阵阵发热,那些城门楼如同翘盼着游子归来的家人。走出北京站,正对正阳门箭楼、城楼,就觉得自己已经到家了……”让我特别感动。在我人生七十三年的岁月里,除去有六年在北大荒,其余时间都是生活在北京。即便在那六年每一次坐火车从北大荒回北京,看到东便门的箭楼;走出北京站,坐20路公交车,在前门下车回家,迎面看到高耸的前门楼子,和张先生一样,到家了的感觉油然从心里涌出。

岁月更迭,世事沧桑,对于北京这座城市的感情一直未变,关于北京的书写便一直在坚持。三年前,在三联生活书店的信任和鼓励下,我开始写作《咫尺天涯:最后的老北京》一书。此前,我已经写了《蓝调城南》《八大胡同捌章》《我们的老院》,这本新书还能再写什么?审视前作,《蓝调城南》写的是地理与人文,《我们的老院》写的是人生与时代,《八大胡同捌章》是集一地作历史的钩沉,而作为老北京历史遗存中富于地域特色并具有概括性和象征性的文化现象,似乎涉水不深,留有空白,可以再一试深浅。

这样一想,写作的底气和欲望多少增加一些。

我需要大量占用资料,才可以让自己的写作不至于捉襟见肘,才可以让遥远的过去和现在链接,亦即这本书的书名《咫尺天涯》。我心里清楚,除了占有文字资料,其他方面,也不要放过,比如绘画,比如老照片,比如旧音像。

Tag:书法字画,老北京,古城
相关文章